當前位置:情韻小說 > 都市 > 我爸是毒梟,我媽是臥底 > 我爸是毒梟,我媽是臥底第5章 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爸是毒梟,我媽是臥底 我爸是毒梟,我媽是臥底第5章 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我爸來檢查我普通話,我在他麪前背了一首詩,是何老師很喜歡的,叫《相思》。

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,願君多採擷,此物最相思。

我口齒還有些不清楚,背的磕磕絆絆,好幾個字都還發音不準。

何老師幫我說話:丫丫已經很聰明瞭,還不到十天就能用一種全新的語言背詩,很優秀的。

我爸點了點頭:是還不錯,詩也選的不錯。

何老師突然就紅了臉,有些羞赧的帶著我走出辦公室。

到了晚上,我爸讓我跟他去地下室。

我歡訢雀躍,我終於又可以見到媽媽了,我穿上我最漂亮的小裙子,將何老師給的糖裝進口袋,蹦蹦跳跳的跟著我爸去。

我媽這次是躺著的,背對著我們,腳上的鏈子沒了,腳踝上兩道血痕,是被磨傷的。

丫丫,把今天的詩背給你媽聽。

我爸在牀邊坐下,拿出葯膏抹在我媽的傷口上。

我手裡緊緊握著糖,很認真的背著《相思》。

背完一遍,我爸又讓重複背。

我剛背了幾句,我媽突然坐起來用力的捂住我的嘴,聲音痛苦:不要再背了。

她的手很涼,一點溫度都沒有。

我心裡有些難受,默默的低下頭。

怎麽,這詩不好嗎?

你以前不是很喜歡嗎?

我爸問她。

我媽緩緩放下捂著我的手,頹然地:你究竟要我怎樣?

我爸將帶來的飯菜喂到我媽嘴邊:你好好喫飯,好好活著,我就讓那個人也活著。

那個人?

是誰?

我不知道,但我感覺不是我們別墅裡的人。

我媽默默的流淚,但還是張嘴喫了我爸喂的飯,可她看起來一點也不想喫。

丫丫,你廻房間去。

我媽喫完東西後,我爸又讓我走。

我不想走,我想和媽媽說說話,想給她喫糖,想讓她看我用草編的小蝴蝶。

但我爸的話我不敢不聽,我衹能一步三挪的出去。

快走到地麪的時候,我想起糖還沒給我媽,我又轉身廻去,卻看見可怕的一幕。

我看見我爸抱著我媽在咬,把我媽的脖子都快咬流血了。

而我媽無力的仰著頭,像是已經死了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